罗胖说“社会正从机会稀缺变为机遇丰裕”,成功变得容易了吗?

更新时间:2019-11-08 09:09:12   浏览量:176    来源:地藏门户网站

《经济观察报》记者任萧宁说,与人们对“罗庞”的普遍印象相比,罗振宇其实并不胖。在同龄人中,他有着正常的体型,甚至可以被归类为体型更好的人。

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后,罗振宇将为第二天准备一个60秒的微信语音,参加新课程规划会议,并准备即将到来的2019-2020年“时间之友”新年演讲。罗振宇必须参与公司的每一个与内容相关的事务。

46岁的罗振宇仍在和自己摔跤。他相信时间的魅力,不想浪费任何东西。

罗振宇是一个站在浪尖的人。外界对他引发的知识服务和知识焦虑的话题不断争论。他也是一个受益于时代潮流的人。他上大学的时候,有这么多的军队穿过一座木桥。他在电视媒体的黄金时段成为中央电视台的制片人。即使开始自己的事业,他也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和大众创业和创新的大好机会。

他的故事是一个普通家庭成员通过斗争努力改变自己命运的故事。这也是一个抓住机遇,在关键时刻扭转局面的故事。他说他目睹了社会从机会稀缺到机会丰富的过程。

在机会稀缺的时候

1990年9月,17岁的罗振宇第一次离开芜湖,来到湖北的大城市武汉。这是他改变命运的起点。

高考后的第二天,罗振宇兴奋地来到一个同学家玩。这位同学非常沮丧。罗振宇问他,“你在干什么?”同学回答说:“我刚下班。我知道我考试不及格,去了我父亲的工厂工作。”那时,做一名大学生与做一名工人相差甚远。

罗振宇的中学老师给他举了一个例子。参加高考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在你的一生中,独自飞行和走路有很大的不同。”

安徽芜湖是一个地级市,它是一个非常小的地方。那一年,在安徽省,参加高考的12个人中有一个有机会上大学。

如果罗振宇没有被大学录取,她会有什么样的生活?他不知道。他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机会的匮乏”贯穿了他们这一代人生命的前半段几乎所有的选择。包括研究生考试和就业在内,他们这一代人前半年的思维模式是,只有一个机会,没错,如果他们错过了,他们将永远没有机会。有些人进入大型国有企业,有些人进入外国企业,有些人参加公务员考试。不管他们走哪条路,机会都很少。

罗振宇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他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他妈妈甚至告诉他,只要我们能进大学,我们就再也见不到面了。

作家刘清曾经说过,“虽然人生之路漫长,但关键时刻往往只有几步之遥,尤其是年轻的时候”。罗振宇属于年轻时选择正确道路的群体。他被武汉一所重点大学录取,四年后被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原北京广播学院)研究生录取。他从一个有成千上万人口的小城市搬到了一个有数百万人口的大都市,并在那个时代开始时搭了便车。

2019年,这个时代完全不同。上大学不再是人生的唯一选择。目前,大学生的工资可能没有那些有专业技能的挖掘机工人高。职业保姆一年挣2万到30万元是正常的。不想正常工作的年轻人可以选择成为话匣子。富士康工厂装配线上的女工也可能成为脱口秀的天才。今天的生活中有太多的可能性。

罗振宇自己也受益于现在。将近40岁时,他选择创业,这是他年轻时无法想象的机会。46岁时,他证实了一个时代的转变,“这个社会正在从一个机会稀缺的社会转变为一个机会丰富的社会。”

“我们这一代人在机会稀缺的时候度过了生命的前半段。现在完全不同了。我们公司倒闭了,我不觉得有任何信心丧失,所以让我们再来一轮,随时都有机会。”他郑重告诉记者,现在每个人都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地方。

从系统内部到系统外部

罗振宇非常善于把握自己的命运,即使是在机会不多的时代。

1999年,罗振宇来到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这是他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在中央电视台工作九年后,回首这段时间,他的感觉“非常重要,这样我就可以站在一个时代的顶峰,思考我所看到的一切。”即使是现在,这种机会也很少。

刚刚抵达央视的罗振宇,只是临时工。从那以后,这种身份伴随了他九年。直到他离开中央电视台成为《对话》的制片人,他才被台湾聘用。

他告诉记者,那个时代的央视门槛比现在高得多。

1993年,中央电视台进行了重大新闻业务改革。许多人都熟悉的《东方时空》、《焦点访谈》和《新闻调查》都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罗振宇赶上了电视媒体的黄金时段。进入央视四年后,他成为了著名栏目《对话》的制作人。罗振宇曾经提到外国政要来中国时必须做三件事:爬长城、吃烤鸭和去对话。他是这个项目的核心策划者和看门人。

"我是第一个没有被台湾聘用的央视制片人."罗振宇告诉记者,这也是《泰晤士报》给予的一个机会。当时,央视的整体组织迅速扩张,刚刚进入的年轻人有机会脱颖而出,尽管他们没有正式的员工身份。但是后来,身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在这个新的机会下,老一代和新一代是截然不同的。罗振宇用了一个比喻:你能否用电脑打字是两代人之间的障碍。会打字的是新人,不会打字的是老人。这位老人跟不上时代的脉搏,为新人们腾出了空间。在20世纪90年代,这对年轻人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也就是说,你在正确的时间站在了社会扩张的一部分。”“这很简单,就像第一批红色背心一样,股票市场的交易者都是年轻的应届毕业生,因为当中国股市开盘时,这个人有机会就开盘。由于这个时代的扩大,第一批投资者也非常年轻。”

罗振宇之后,越来越多的央视制片人没有从台湾聘请。"目前,生产者一级基本上没有官方地位,主要是外部人员."

罗振宇在中央电视台的九年间,中国电视行业经历了传统媒体的最后一个高峰。在那个繁荣的时代,中央电视台内部表扬了白严嵩、景一丹、马东、张泉灵和崔永元,外部表扬了易中天和于丹。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电视连续剧里挤满了人。

2008年,罗振宇隐约感觉到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易中天和于丹的人气让他觉得“整个行业的价值都在向人转移”。他想离开。

罗振宇离开后,央视掀起了一波主持人更换热潮。目前,罗振宇和马东是最受关注的两个人。马东创立了美威传媒,并在品种生产方面表现出色。今年夏天最热门的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和非凡的综艺节目《七八朔》都是马东的作品。罗振宇还在《七八说》中担任嘉宾。现在,与罗振宇共事的少年张泉灵也在《七八说》中担任嘉宾。这群离开中央电视台的人在互联网的连接下回到了同一个舞台。

做时间的朋友

2015年,42岁的罗振宇做得很好。他与深圳卫视合作,发表了基于知识的新年演讲“时间之友”。他独自站在舞台中央,在聚光灯下讲了4个小时。当这个节目的收视率超过娱乐节目时,它是一个热门话题。

这是他经商的第三年。他说这需要20年的时间。

《时代之友》新年致辞并不是罗振宇第一个准时做的事情。有一点更具有时间属性,那就是他有一个脱口秀节目“罗纪信”。每天,从视频节目到音频节目,他从2012年起就从未停止过。

当罗纪信的微信号上线时,罗振宇承诺他将连续十年发送微信60秒的声音。这是第七年了。他对记者开玩笑说,“刑期将在3年后释放”。

连续十年每天不间断地做一件事是非常痛苦的事情。记者问他,“你不累吗?”他很快回答,“当然,我累了。我累得要死,但这是正确的方法。”“人死后,随便躺下休息,那就别无选择了。现在我有了选择,当然我必须挤出生命中的每一刻和精力去工作。”

他补充说,如果你想把事情做好,你就必须去做。就这么简单,“我认识的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我们不和懒惰的人打交道。”

罗振宇39岁开始创业,他也玩得很开心。2012年初,cmnet刚刚萌芽,罗振宇收到微信公众的第一波红利。之后,他成立了一家公司,后来推出了这个应用。他一直专注于知识服务,从一个几个人的小团队成长为一个几百人的中型公司。目前,罗振宇的公司仍在扩张。一年之内,雇员人数从200人增加到500人。此外,大学和青年企业的雇员人数有所增加。前央视同事张泉灵也被罗振宇聘为青年主席。

罗振宇计划战斗到80岁。2019年,他46岁,离进动80度还有34年。然而,当记者采访他时,他有了一个新想法:“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要战斗。我将在90岁时奋斗44年,在100岁时奋斗54年。我必须充实我的生活。这是唯一的要求。”

这场斗争的动力是他没有完成他想做的事情。他说他不想赚钱,他在创业前就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也不是为了理想,“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不再用理想欺骗自己。”他认为他有一个百年一遇的新机会来表达他的知识,他应该努力争取。“你可以充实自己的生活,为这个社会创造价值。这当然是最好的生活。”

他对自己的现状非常满意。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已访问元本io,向[209vz4eb]查询授权信息。

山西11选5投注 pk10下注 甘肃十一选五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永盈会

谷歌赢得欧洲诉讼 逃过11亿美元媒体版权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