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造节”,99公益日出海,互联网公益“中国样本”走向世界

更新时间:2019-11-06 20:51:02   浏览量:1893    来源:地藏门户网站

在你童年的记忆中,你有没有想过做一件好事,从你的老师那里得到一朵“小红花”?

在为期三天的“99公益日”期间,朋友圈被“小红花”席卷,“携手共进”的结果是腾讯公布了惊人的公益数据。参与互动的人数超过8.82亿,各方捐款总额24.9亿元,其中近4亿来自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的捐款。

捐款总额比去年增加了10亿英镑。

这些数据见证了“99公益日”兴起期间新慈善事业和新文明的演变,也记录了各种社会圈子,无论大小。

今年,象征“99公益日”的小红花首次出海。即使与英美著名的红鼻子节(Red Nose Festival)和周二相比,99公益日也有很大的创新性和日后筹集资金的能力。

五年养大的“小红花”

与慈善活动历史悠久的英国相比,中国的慈善事业起步于几百年后。

虽然自古以来社会组织就有举办慈善事业的历史传统,但直到1981年,中国大陆才以集资的形式成立了第一个非营利性社会公益组织。

2008年在中国被视为“公共福利的第一年”。非政府组织首次参与了位于震中的巨大自然灾害的紧急救援。然而,当美国在2012年推出公益节日“给星期二”时,中国仍然没有一个真正的公益节日。

2015年9月9日,腾讯公益引领中国互联网史上第一个公益日——“99公益日”的启动。

经过五年的发展,在数以千计的慈善组织、数以千计的企业和数亿网民的共同参与下,“99公益日”不断创下公益事业的新纪录,成为全国参与人数最多、影响最广、场景最多的国家公益行动日。

如果我们把它看作一个互联网产品,它刚刚进入一个成熟时期。

今年,“99公益日”号召更多的社会力量在“携手共进”的口号下加入进来。为了让更多的人和项目参与进来,腾讯更广泛地实施了“行为公益”,如创新形式的“捐赠微笑”、“党建捐赠步骤”和“做一分钟的孩子”,将“99公益日”的影响力从网上延伸到网下,从公益行业延伸到公众,从广泛的覆盖到准确的获取。这是中国互联网公益活动的生动形式。

在今年的“99公益日”期间,网民在微信头像上添加了“小红花”,向朋友和社区表达他们的爱。不仅在网上,而且在商场、街头摊点和餐馆,“小红花”已经成为“做好事”和“做好事”的标志。

在99公共福利日期间,通常在办公楼打字的白领工人不会打字或加班。他们捐赠了一项运动。在山西省太原市,兄弟外卖加入了离线募捐活动,一边等着吃饭一边为爱捐款。驾车者和志愿者在摩托车击掌儿童,这是广东佛山“融入中国”,重庆巫山“寻找百万击掌者”的离线活动,路过的爱心市民成为其中之一...

“99公益日”已经真正成为一个为所有人做好事和公益的节日。

正如马花藤所说:慈善是社会财富和资源的再分配过程,涉及社会、政府、企业和个人,以及理念、人才和政策。社会各界需要共同努力。在他看来,即使腾讯的公益已经从感性摸索阶段转向理性建设阶段,所有公益之路都刚刚开始。

“小红花”在维也纳下海“着陆”

9月10日上午,“广州-乌鲁木齐-维也纳”cz6021航班准时离开香港,载着“小红花”到达10000米的高度。据了解,这是腾讯公益与中国南方航空联合推出的99公益日——小红华航的主题飞行,旨在敦促乘客“共同做好工作”,并将中国互联网公益样本带到欧洲。

本次公共服务主题航班上的乘客被休息室、登机和进入客舱的爱心“小红花”所包围。许多游客浏览腾讯的公共服务平台,了解该项目并捐钱,或者在明信片上给收件人写祝福。一些外国游客也感到新奇,并通过社交软件与亲朋好友分享了这一“美妙的公益之旅”。一些游客表示,欧洲也有红鼻子节,希望中国的99公共福利日可以去欧洲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的公共福利文化。

9月12日,“小红花”出海,抵达维也纳。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的大屏幕上,99公益日的主题视频也吸引了大量观众。这是99个公益日首次出国与当地公益文化界代表交流公益文化。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企业伙伴关系部执行主任蒂姆·亨特(Tim hunter)在腾讯慈善和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联合举办的中国互联网慈善分享交流会上表示,“通过腾讯慈善平台,我们的项目在筹资和项目反馈方面得到了极大的帮助。这使该项目能够与公众建立更密切的联系,提高公共福利透明度,这在过去是难以实现的。”

奥地利前驻华大使沃尔夫冈·沃尔特见证了中国时代的发展和变化。他希望奥地利和中国继续加强在公益文化领域的合作,并有更多的交流与合作机会。

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院长李夏德认为,与奥地利公益组织分享和交流99个公益日,对中国公益文化的推广以及中欧文化的互动和推广具有积极意义。他指出,“小红花”的到来是向欧洲介绍中国当前互联网公益经验的良好开端,让更多奥地利人能够了解中国公益的现状。

欧洲的公益文化历史悠久。奥地利“零项目”研发部门主任费费尔·海德·科尼(Firfer Heid Konci)表示,在筹资方面,欧洲的大部分公益资金来自企业和个人。统计数据显示,不到10%的欧洲公益组织需要募集公共资金,而中国超过60%的公益慈善机构面临筹资困难和资金短缺。

尽管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起步晚于西方,但为互联网公益筹集资金的热情继续高涨。2018年,民政部指定的20个互联网筹款信息平台为全国1400多个公共慈善组织发布了21000条筹款信息。互联网用户点击、跟踪、参与次数超过84.6亿次,累计筹集资金超过31.7亿元。

作为中国互联网慈善事业的“中国样本”,99慈善日见证了中国互联网慈善事业的发展。

腾讯的主要创始人、创始人兼腾讯基金会名誉主席陈一丹在今年99公益日的启动仪式上表示,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们不断努力将互联网的产品能力和互联互通融入公益慈善的创新中,与公益伙伴和爱心网民一起,共同构建并见证了中国互联网公益从感性走向理性的深刻演进。

筹款超级红鼻子节,星期二

公益文化是全世界人民共有的价值观。海上的“99公益日”不可避免地会被与国外著名的公益金节日相提并论,如红鼻子节和送礼星期二。无论是与持续了30多年的英国红鼻子节相比,还是与仅在三年前的周二举行的美国相比,中国的“99公共福利日”都可以说是落在了后面。它的筹资能力和它带来的参与者数量就像风中翻滚的云和流入大海的河流。

2015年,腾讯推出“99公益日”,募集资金1.3亿元。同年,美国在“捐赠星期二”公益日筹集了1.167亿美元。如果不进行汇率转换,这似乎是等价的,但事实上,美国的社会捐赠总额是中国的几十倍。

2018年,“星期二捐赠”(Give Tuesdays)筹集了4亿美元,不到美国全年社会捐赠总额的千分之一。99个公益日已经占到了中国全年社会捐赠总额的近2%。

就筹款规模而言,英国红鼻子节的捐款总额只是“99公益日”的一小部分。自成立以来,红鼻子节一直以英国喜剧明星为核心交流点。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宣传模式没有创新,导致从1988年到今年增加不到5000万英镑。

中国互联网公益事业发展迅速,联系广泛,真正实现了全民公益。目前,中国互联网公益捐赠总额的90%来自腾讯和阿里巴巴,其中腾讯的份额更大。

(来源:2019年中国互联网慈善报告)

2015年“99公益日”后,中国个人捐款占互联网捐款总额增长的60%以上。与严重依赖65岁以上退休人员的英国慈善组织不同,中国的互联网捐赠主要是由年轻人做出的。目前,年轻人已经成为互联网捐赠的主力军,特别是90后。

年轻人选择在互联网平台上捐款是因为该平台的开放性、透明性和便利性。根据调查,网络公益降低了慈善门槛,让人们更容易购买和参与公益活动。与此同时,个人捐款在筹资中的比例正在逐步上升。

尽管中国的慈善事业起步较晚,但通过互联网,中国的公益事业已经实现了“偷工减料”。就形式而言,作为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公益行动日,“99公益日”对于科学、创新、草根的多元化公益形式是不可或缺的。

一些专家指出,随着人们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个人捐款有望在未来保持快速增长势头,捐款的参与度和金额也将相应增加。特别是,随着互联网和手机以及移动支付的快速发展,个人参与慈善的方式将更加多样化和便捷,“指尖慈善”已经成为中国的普遍做法。

近年来,无数事实一再证明,互联网给中国公益慈善的传统运作模式带来了巨大变化。互联网的自然“去中心化”推动了“人人都能做公益”,并促进了“人人都好”的氛围的形成。

在过去的五年里,随着互联网和各种移动支付平台的发展,“99公益金日”已经深入人心。“互联网”使传播范围更广,不受空间和空间的限制。移动支付降低了参与公益活动的门槛,增加了小额捐款。

更令人放心的是,捐助者的声音越来越大,这方面的一切都变得透明。中国的互联网慈善事业正日益深入整合。“99慈善日”已经形成了一个生动的“中国样本”,并开始走向世界。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谷歌赢得欧洲诉讼 逃过11亿美元媒体版权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