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长租公寓企业被查

更新时间:2019-11-03 16:34:47   浏览量:1632    来源:地藏门户网站

记者|杨炳科

长期租赁公寓行业走下坡路后,一些运营不规范的小公司经常遭遇资本链危机。最新的是杭州德裕科技。

近日,杭州江干站洞口派出所和杭州东方时代物业服务中心联合发布通知称,德裕科技已经检查完毕,但公司仍有工作人员提醒业主不要将房屋委托给该中介。此外,租房的房客必须登记他们的财产。

一些权利所有者和房东告诉新闻界面,他们被告知高租金征收和低租金造成的资本链危机。

据田燕消息,杭州德裕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2月18日,注册资本为500万元。从6月到9月,公司经历了三次投资者变动。

原执行董事、总经理为吴清虎,监事为吴龙凤。6月6日,吴清湖退市,注册投资者成为黄东华。9月18日,黄东华退市,注册投资者成为李健。监工从吴菲菲换成了叶华敏。该住宅由杭州市江干区克拉公寓改为杭州市江干区白云大厦。

根据房客和房东的反馈,德裕付给房东的租金和房客每月收到的租金之间的差额一般为500-1000英镑。德裕通常向房东支付三个月或三个月的抵押贷款,但房客收取的租金是六个月的抵押贷款、一年的抵押贷款或高租金的每月抵押贷款。

在一群捍卫自己权利的德国居民中,房客和房东以房客/房东社区的名义对该群体的损失金额发表了评论。目前该群体有269人,最低损失8000元以上,最高损失近10万元。这个群体的总损失接近1000万元。

赵静是这个团体的成员。她告诉接口新闻,她一年的租赁合同只执行了五天,她被告知杭州德裕科技有问题。

9月16日,赵静想在杭州城北的沟庄租一套空壳网房子。壳牌公司负责向赵静的员工展示几栋房子。赵静不满意。该员工表示,朋友公司德裕有一栋新房子,面积很大,有3个房间,但必须支付年租金。

赵静对德裕的公寓很满意,付了4500英镑定金。三方同意于9月17日在德裕店签订租赁合同。本租赁合同自2019年9月18日至2020年9月17日生效,共12个月,租金为4500元/月,押金为4500元/月。赵静还为壳牌员工支付了2000元的代理费。

赵静在这笔租金上总共花了60,500元。赵静的付款账户是黄东华的个人账户。黄是德裕的第二个注册投资者。

合同签订后五天内,赵静接到一个电话,声称自己是另一家中介公司的雇员。中介说赵静从他的中介公司租了房子。中介公司称德裕为高端租户和低端租户。赵静被要求在三天内搬出去。

电视也面临着和赵静一样的情况。今年7月,他在杭州以东的彭埠租了一栋房子,展示了江南公寓的员工。然而,泰莉对江南公寓员工展示的几套公寓并不满意。经过江南公寓的介绍,泰利终于在东亚新干线彭埠租了一栋房子。

泰莉的租赁合同从2019年7月28日至2020年7月27日。德国雇员声称能够全年、半年和每月支付租金。泰莉选择支付半年,月租金3600元,押金3600元。没有中间费用。

泰莉支付了25,200元的租金,泰莉的支付账户是杭州德宇科技公司。

一位将房子委托给德裕的房东在界面上告诉记者,德裕与杭州梦房地产经纪公司有某种联系。德裕收购了梦想,这两家公司实际上是一群人。

据眼神交流,杭州梦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1月,注册资本100万元。股东为浦亚、米莉和张云能,各持股60%、30%和10%。

几位房客在界面上告诉记者,他们刚刚签署了普亚公寓的租赁合同。

杭州德裕的资本链问题也暴露了租赁市场的一些违规行为。租房者需要严格审查租赁机构的背景和实力。

德裕等长期租赁行业的小公司遇到资金问题,主要是因为他们在早期大多采用“高收入低产出”的模式来抢占市场。

一位市场知情人士告诉接口新闻,“高租金和低租金”模式是在市场上快速扩张长期公寓的一种方式。房东以更高的价格出租他们的房子,而房客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出租。房东和房客似乎已经达到了双赢的局面。

然而,就中介公司而言,这种商业模式是行不通的。“中介机构只能依靠金融业务来实现商业利润。这种金融业务通常是高风险和高回报的。一旦资本链断裂,整个公司就会破产。”

2016年,在政府的鼓励下,资本迅速涌入长期租赁公寓行业,行业参与者开始了规模竞争。然而,规模竞争背后的模式无非是高收入低产出、租赁贷款、快速改造等方式。正是这种模式导致了长期租赁公寓的重复权利保护和装修安全问题。

据统计,目前,浩溪家族、浩祖家族、辛凯亚洲、长沙高级租户、杭州丁家家族、北京肖家连行等24位家长在租房时打破了财务链条。

目前,长期租赁公寓市场已经达到重新整合的阶段。可以预计,随着市场的进一步发展,仍会有不规范的长期租赁公寓企业被淘汰。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谷歌赢得欧洲诉讼 逃过11亿美元媒体版权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