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码头如何变身工业旅游景区?

更新时间:2019-10-24 15:56:59   浏览量:3472    来源:地藏门户网站

经过几十年的治理,煤码头粉尘污染仍然没有好的方法和效果。中国现代煤炭码头仍然充满煤尘和黑水吗?

神华黄骅港公司作为中国“西煤东送”、“北煤南运”的主要运输路线之一,采用优美的环境和高度自动化,通过国家3a工业旅游景区的验收,给出了全新的答案。

为什么煤码头变成了工业旅游景点?看完记者的现场采访,你一定会颠覆你对煤炭码头的传统印象,你也会看到煤炭码头“绿色发展”的全新道路。

消除煤尘的“根源”

黄骅港堆场正在运行。刘陈思照片

传统的“点除尘”仍然可行吗?

神华黄骅港公司的经验:抑尘和系统控制是跳出煤尘“包围圈”的关键。

“自2016年以来,我们尽最大努力从源头上系统地控制港口地区的污染。经过三年多的努力,我们终于为煤港找到了一条经济有效的生态之路!”申花黄骅港公司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刘玲见记者自豪地说。

为了控制“逃逸”的尘埃,港口在香港200多个除尘点安装了袋、喷雾、药剂等除尘设备和设施。这种“点式除尘”不仅成本很高,而且耗费大量的运行和维护费用,经常导致处理不停、污染不断、效果不理想。

控制煤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我们如何才能更有效?通过对粉尘产生机理的研究,我们发现当煤的表面达到一定的含水量时,细小的煤颗粒会附着在“不跑”上,从而抑制粉尘的产生。

问题一直被“追踪”到地下20米翻车机室下的带式输送机卸料口——煤尘产生的起点。经过几项科技突破,一套适用于北方煤港翻车机的长效抑尘系统终于研制成功。

“这个排放口相当于两个尘筒。水洒在两股煤流之间。这里的煤是“满”的,所以下面的环节如带式输送机、传送机房和堆垛机很难除尘!神华黄骅港公司第二生产部经理王明乐高兴地说。

据介绍,该系统的关键是在智能生产系统根据不同煤种和不同含水量自动控制加水流量的情况下,煤在封闭空间内振动分层喷洒,保证所有煤都“醉”了。这项技术在第45届日内瓦国际发明博览会上获得了三项国家专利和金牌。

洒水后,后续环节真的可以无尘吗?记者来到筒仓顶部走廊的料斗入口,该入口距离筒仓底部40米高。它曾经是煤尘的“灾区”,当时正在工作。

“煤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哪敢过去工作时打开它。快看。既然源头的灰尘被抑制了,当然就不会有灰尘了。”刘玲说。

根据第三方监测机构2018年现场调查数据,黄骅港翻车机房、堆场、码头各作业环节的粉尘排放量仅为《空气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标准限值的21%。

调节小气候

黄骅港全景。

港口地区的土地越多越好。

神华黄骅港公司的经验:在港区开放空间适当建设湖泊和湿地,不仅可以节约建设成本,还可以从根本上改善港区环境。

“这里和那边的湿地最初是垃圾场,再加上另外两个新规划的开放空间,形成了一个以‘两湖两湿地’为主的生态水循环系统。”刘玲指着传送带走廊旁边一片长满芦苇的湿地说道。

据了解,当露天堆放的煤遇到暴雨、台风等恶劣天气时,部分含煤污水会溢出入海造成污染。然而,雨水的不及时排放很容易造成堆场积水,影响生产。

含煤污水问题突出,港区除尘绿化生产也需要大量的水。如何解决这一矛盾,变不利为有利?生态循环水系统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港口业主提出利用港区的开放空间实现含煤污水“零排放”的目标后,我们创造性地建立了以生态保护和自给自足为目标的生态水循环系统中交一航院有限公司(简称中交一航院)副总经理邢俊表示。

据报道,从2016年开始,基于港区闲置的场地资源,中交一航院和港口业主共同规划实施了以“两湖”、“两湿地”为主体、水域面积近30万平方米的生态水系。其中,“两湖”主要收集雨水,回收来港船舶压载淡水,以满足港区绿化和喷雾除尘的需要。“两个湿地”主要分阶段收集、处理和回用各种含煤污水。

该湖充满压舱水,现在每年可回收60万吨,今后将力争达到100万吨,以进一步满足生产用水和苗木灌溉的需要刘玲指着一个用木栅栏装饰的淡水湖。

记者在现场看到环境监测设备的实时显示:pm2.5含量为56.4。

环境保护与经济“双丰收”

黄骅港湿地。

抓环保必须纯“扔钱”?

神华黄骅港公司的经验:从根本上持续把握环境保护,可以实现经济效益和环境保护效益的“双丰收”。

“我们今年通过优先使用经过处理的再生水、储存的压舱水、雨水等,进一步降低了港口生产用水的采购成本。”神华黄骅港公司生态环境智能控制平台服务员徐通通表示。

据统计,2018年神华黄骅港实现了压载水、煤污水和雨水的循环利用,总量超过210万吨,节约水资源成本1000多万元。2019年,根据水资源的循环利用,只有19%的总用水量将从市政管道生产和购买。

香港的工业供水接近自给自足,许多抑尘技术的改造成本不高。

经询问,发现基本抑尘技术的主要改造费用集中在相关管道等,费用很少。重建一个堆垛机悬臂洒水喷头花费了大约85万元。建造一个煤饼制作系统花费了340多万元。这些费用的总和不足以让港口购买大型设备!

要有效提高煤尘治理效果,务实有效的自主创新是根本保证。

记者了解到,2016年,神华黄骅港召开科技专题会议,一次成立五个创新团队,为科技创新营造良好氛围,让员工拥有创新动力,工作无忧。

近年来,黄骅港也成为世界先进港口。以“智能港”为目标,逐步实现煤港翻堆取煤全天候自动化作业。工业工人从现场操作转向集中控制操作,改善了工作条件,大大提高了操作效率。

据初步测算,实施远程作业以来,港口堆场仓储能力提高了10%,装卸效率提高了10%,配煤精度大大提高,释放了大量人力资源。从2016年到2018年,港口吞吐量在三年内增长了73%,而总人口减少了14%。

与此同时,每吨吞吐量利润大幅增加:2015年完成吞吐量1.17亿吨,利润6.7亿元。到2018年,将有2亿吨的吞吐量和20亿元的利润。

煤港美丽

黄骅港人工湖。

符合设计规范和环保标准,港口环保可以吗?

神华黄骅港公司的经验:在理念突破的基础上,通过实施每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细节,环保效果将呈现几何增长。

“说实话,当港方开始提出比技术标准高得多的环保目标时,总觉得费时、费力、昂贵。然而,在做了每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细节之后,环保效果却呈现出几何增长,这感觉太有必要了!”邢俊向记者表示遗憾。

据报道,当时,在没有可借鉴的实践经验和可遵循的规范的情况下,中交一航院凝聚了全院的智慧,寻找突破点和细节,与港口密切合作,结合生产实践,大胆应用新的环保技术和知识,最终共同完成了一套经济有效的煤炭码头粉尘防治系统,并形成了与之相配套的技术标准体系。

“这些年来,我们合作得非常好,我们的许多想法都是通过中国交通第一航空研究所的设计变更实现的。特别是在环保和智能设计方面,在此期间,大家真诚合作,天天玩耍,充分发挥自己的特色,锐意创新。业主和设计单位之间没有区别。”刘玲说。

真正的知识来自实践。“在港区尽可能多地”的最初概念并不好。将旧垃圾场和荒地改造成生态水循环系统和景观带,不仅可以美化环境,还可以节约港口生产成本。这难道不是更有效地实施中央环境保护政策吗?

记者了解到,依托神华黄骅港公司的环保实践,中国交通第一航院目前正在修订《运输行业技术规范——煤炭码头粉尘控制设计规范》。由于《行业规范》修订周期为2年,为了尽快分享行业环保成果,交通部要求根据神华黄骅港的经验,在修订和颁布《行业规范》之前,尽快编写一份介绍性技术指南。

黄骅港取得的良好环保效果吸引了众多业界企业来港参观学习。黄骅港开门迎客,仅2018年就收到220批。

本报记者周先恩、特约记者李燕、记者宋希福

李宁

永盈会

正式投运!独家揭秘北京大兴国际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