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坤维:财务投资者大比例减持亟待制度规范

更新时间:2019-11-17 22:06:39   浏览量:2564    来源:地藏门户网站

法律框架内的合法合规减排在市场上遭到广泛质疑,这表明我们的减排系统设计存在固有缺陷,为资本提供了巨大的运营空间。

卡明斯制药公司最近削减了100亿美元,震惊了资本市场,引发了许多疑虑。制药公司股份的削减有点紧迫。在解除股票销售禁令的前夕,卡明斯制药迫不及待地宣布了削减计划。此外,减少是一个接一个,规模大于一倍。

根据姚明·康德8月13日发布的公告,七大股东减持了姚明·康德89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48%,并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于2019年5月13日至2019年8月10日期间套现66.26亿元。

一天后,8月14日,姚明·康德(Yao Ming Kant)宣布,7名前股东计划减持上市公司股份不超过10.74%,7名股东计划减持股份1.76亿股。按8月14日收盘价70.25元/股计算,此次减持的可兑现金额约为123.64亿元,按8月30日收盘价8.67元计算为155.19亿元。

从康德制药所持股份的减少来看,它是一家金融投资者。9月11日晚,陈康制药宣布,公司股东GL Glene Investment Hong Kong Limited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和协商转让的方式将其股份总数减少至不超过1656万股,或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0.35%。公告显示,gl总共持有10.35%的股份,同时也是一家金融投资者。一旦限制性股票到期,股票的关闭立即变得紧迫。事实上,陈康制药有限公司的另一个股东也在进行出售。8月28日,陈康制药有限公司宣布,持有9.64%股份的北京工业发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计划在未来6个月通过集中招标和大宗交易,将股份数量减少至不超过960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这个股东也是一个金融投资者。

康明斯制药和陈康制药的降价完全符合当前的降价体系。事先宣布,在三个月内,二级市场的减幅不超过1%,大宗交易的减幅不超过2%。多余部分将通过协议转移。从法律上讲,没有问题,也不会对公司的运营产生明显的影响。然而,这些削减仍然遭到市场的巨大批评,因为削减规模巨大。康德制药的降价幅度可能超过200亿元,对市场资金的影响是客观的。此外,削减一些股东似乎非常紧迫。销售截止日期一到,他们就不愿意等一会儿,这使得股市对支持实体经济产生怀疑,成为原始股东获取巨额利润的工具。根据媒体数据,卡明斯制药公司(Cumming Pharmaceuticals)原股东的利润超过19倍。

当市场质疑合法降价时,我们应该怎么想?作为资本市场,它应该为原始股东提供一个退出渠道。然而,这种退出渠道应该受到必要的限制,否则很容易发生资本套利。然而,如何限制它将成为一个利益游戏。如果退出渠道过于苛刻,那肯定行不通。资本很难退出。资本市场存在的折价不利于金融投资者的成长。然而,如果退出渠道过于宽松,它可能成为资本的盛宴。二级市场投资者的悲哀。目前,中国的减持规定主要针对大股东和高管。没有专门针对金融投资者的减持体系。一般来说,适用大股东减持规定。然而,随着金融投资者的增加,金融投资者的减持行为亟待规范。

美国的144a条款还规定了减持规则,从原始资本被限制为“购买和转售”股票而不得收购股票的角度,严格限制原始股东的减持。金融投资者来是为了股票升值,事实上,他们低买高卖,这与美国144a条款中的“反向买卖”非常相似。可以制定一个类似于美国144a条款的条款。看a股,最常见的公告是减持公告,甚至是大规模和清仓减持。降价变得猖獗,成为市场无法承受的负担,也是投资者感到难过的一个重要因素。涨势良好的股票可能会直接受到大规模减持的冲击,使你损失惨重,但没有地方抱怨,毕竟这是合法减持。

因此,笔者一直呼吁尽快修改减持规则,以防止金融投资者迅速退出,防止高级管理层的大股东迅速退出并尽快离开,从而防止减持泛滥。与美国的144a法规相比,中国的减排法规过于宽松。美国144A条例规定,发行人的关联方在任何三个月内可以减少的证券总量不得超过下列值中较大的一个:1 .1.发行人流通的证券总量;2.满足交易申报要求前四周内证券的平均周交易量。美国规则144规定1%的有价证券,而不是总股本的1%,这与中国的规则相去甚远。中国的初始股价只有25%左右,下一个新股价只能下跌0.25%,相当于每年下跌1%。如果按照流失率计算,美国股市的年流失率保持在1%,这意味着年降幅不能超过1%,比中国最高的12%高出约12倍。

大部分兑现的原因是有太多的减少手段。有二级市场招标交易、大宗交易和协议交易。作者认为大宗交易的减少应该取消。所有交易均通过二级市场招标交易完成。无论是金融投资者、高级管理人员还是工业资本,二级市场竞价交易的年减持不能超过总股本的1%,所有股东合计不能超过5%,单个股东的减持不能超过1%。所有交易应通过协议交易进行转让,三年内重新锁定,三年后的减持应执行上述规定。

正因为减息规例所规定的减息率过高,原来的股东才得以迅速退出。如果每年只有1%的股东能够退出,卡明斯制药(Cumming Pharmaceuticals)将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其减持减少200亿元,市场也不会有巨大的疑虑。

由于减持规定赋予原股东减持的权利,我们在道德上不应要求股东放弃减持的权利。它们也是资本。投资就是追求最大利益。相反,我们应该质疑减排规定的合理性。如果这是不合理的,我们应该加快修订的步伐,以避免更多的大规模削减现金,伤害市场和投资者的感情。如果你认为减让规则是合理的、合理的、合法的,不需要修改,那么多质疑是没有用的。

市场的发展应该规范化,制度应该先行。能否就修订削减规例达成共识,可能与市场的健康发展有很大关系。

500万彩票 快乐十分下注 365体育投注

快讯:博思软件涨停 报于27.0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