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吴式颖先生的为师之道——引领学生学习、感悟人类教育的历

更新时间:2019-11-11 14:12:00   浏览量:2445    来源:地藏门户网站

这篇文章中大约有3900个单词需要5分钟阅读。

编者按

吴士英先生是

吴士英

他来自安徽省泾县,1929年9月24日(农历)出生于河南省信阳市。他于1949年9月进入华中大学教育系。1957年,他毕业于苏联列宁格勒赫尔岑师范学院。他后来在国家教育科学研究所工作。1973年至1999年,他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并担任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出版学术专著《俄罗斯教育史:教育现代化视角下的调查》;参与编写《古代外国教育史》、《外国教育简史汇编》、《外国教育通史(第4卷和第6卷)》和《外国教育家评论(第3卷)》等。主编:《现代外国教育史》、《外国教育史教程》、《中外教育比较史纲要》(现代版)、《外国教育思想史通史》(十卷版)等。发表学术论文《拉夏洛泰及其《论国民教育》和《克虏伯斯卡娅及其教育思想简论》等。

作为新中国外国教育史的创始人之一,吴士英先生非常重视外国教育史人才的培养。吴先生教书育人。他愿意这样做。他言行一致,令人钦佩。在教学上,王先生提倡平行教学和讨论,学生学习和研究的结合,引导学生在学习中学习,在研究中学习,引导学生理解和理解人类教育的历史。

首先,教学和讨论是齐头并进的:王先生教我们如何学习人类教育的历史

1973年11月,他调到北京师范大学工作。1978年,北京师范大学恢复研究生招生。1979年9月,黄宗宪先生和黄先生合作招聘教育原理专业研究生毛祖环和文茹桂。当时,陈先生是研究生指导小组的组长。他与陈友松先生和程顺英先生分享研究生教学工作,并就“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教育理论”和“教育学专题研究”两个课程发表演讲。

1980年12月,李先生晋升为副教授,1986年晋升为研究员。1986年,王先生开始招收以外国教育史为研究方向的硕士学位学生。那一年,他从李赤一世、郭小萍和邹苏聪招募了三名硕士研究生。王先生教授研究生教育经典选择、苏联教育体系史、专业外语(俄语阅读)和美国教育体系史等课程。他与学生一起研究和讨论教育工作,并提出“教育不应在教育上讨论,而应在世界历史发展的背景下讨论”。为此,李春武先生和他的研究生们研究了李春武先生等人(人民教育出版社,1981年第1卷,1983年第2卷)编辑的简明的《世界通史》,探讨了世界教育史进程中的主要教育思想和教育体制的变化,侧重于具体的人类教育实践在整个人类历史实践中的展示,突出了人类教育史整体规律与人类教育发展个体规律之间的内在联系。

在随后的教学中,王先生先后为研究生开设了《外国教育名著选读》和《外国教育史专题研究》等课程。在李先生的课堂上,李先生和学生在阅读教育著作和相关文件的基础上进行“苏格拉底式”的平等讨论,引导学生在启蒙和引导交流中理解教育,理解教育的历史。当时阅读和讨论的主要教育名著包括柏拉图的《理想国》、昆迪良的《言语原则》、夸美纽斯的《伟大教学论》、洛克的《教育随笔》、卢梭的《教育埃米尔》、赫尔巴特的《普通教育学》、斯宾塞的《教育理论》、蒙特梭利的《童年的秘密》、杜威的《杜威教育选集》、克鲁普斯卡娅的《国民教育与民主》等。在讨论教育者的教育思想时,王先生不仅注重引导学生在学习经典的基础上把握每个教育者的教育思想体系,而且力求全面阅读。与此同时,它也十分注重对每一位教育家教育思想的理论根源和社会基础的分析,力求深入阅读。在教学和讨论中,张先生经常对那些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献身于人类教育的教育者的高尚品德表示钦佩。王先生以他对教育的奉献、奉献和言行极大地影响了跟随他的年轻学生。王先生后来回忆起他的教学生涯如下:“我和我的学生一起读书,每周都进行讨论。对于一些作品,我也在阅读时做笔记。在讨论中,学生们将首先谈论他们的阅读经验和在阅读中遇到的问题。我还提前准备了要在课堂上讨论的问题,并与每个人进行了讨论。”为了拓宽学术视野,王先生还带领我们阅读了《世界通史》,并教我们如何理解教育在人类历史中的地位和作用。

除课堂教学外,李先生还组织课外“教育经典阅读会议”,引导学生阅读教育作品,分析教育现实问题。阅读会议通常每两周举行一次,一次读一本书。有时1 ~ 2个人汇报并讨论。有时,许多人谈论一个或多个问题,表达自己的观点,甚至有激烈的辩论。吴先生总是作为一名成员参加讨论,既和平又平等,从不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令学生们深感钦佩的是,不读书是不可能参加王先生的阅读会议的。否则,只要你参加讨论并发言,你的询问就会立刻让你脸红。在讨论中,张先生的简短评论,或者苏格拉底式的启发性指导,让陷入教育者复杂教育思想网络的学生清醒过来,并经常让每个人感到轻松。

不仅如此,对于任何寻求建议的学生来说,王先生总是耐心并给予指导。吴明海是(博士生)先生的封闭弟子。1991年春,他从夏志连教授那里攻读外国教育史硕士学位。在最初确定论文题目为“柯南和布鲁纳的教育理论在二战后美国教育改革中的地位、影响和相互关系”之后,他在吴先生主持的“西方教育名著阅读大会”上就论文题目的可行性咨询了吴先生。吴明海先生非常和蔼,笑容可掬。他先和吴明海谈了谈,然后问他毕业于哪所学校。当她听说吴明海是安徽教育学院的毕业生时,她接着问吴明海是否认识张辉小姐。吴明海说他“上过张老师的课”。吴先生说张老师是她在苏联学习的同学,住在同一个宿舍。然后,王先生开始关注论文的主题。当她听到这个话题时,她犹豫了一会儿,说:“你能做到。”接下来,我将帮助吴明海分析两位学者所处时代的背景,他们的生活和思想特点,他们的一致性、差异性和耦合性。我还建议吴明海研究各自的教育思想流派以及这两个流派之间的对应关系。同时,我将研究二战后所有的教育改革文件,找出影响他们思想形成的因素。最后,我还向吴明海推荐了一些书。听了吴先生的话后,吴明海觉得自己的思路清晰了,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放下了。

基于对中国外国教育史人才培养的关注,王先生除了忙于教学和研究工作外,还参加了兄弟大学的研究生培养。1986年4月,应河北大学教育系邀请,李先生参与外国教育史专业博士生的教学,参与专业课程的教学,学生论文的开放,研究生论文的评价和答辩等。

王先生热衷于消除对外国教育历史的怀疑,并不追求名利。2018年10月,中央民族大学教育学院(以下简称“学院”)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举办了一系列高端学术讲座,并试图联系王先生进行学术报告。王先生欣然同意。该学院要求王先生提供一个银行账号,并表示他将尽可能支付最高的演讲费用。“我正在和学生们讨论,所以如果我给钱,我就不去了,”王说。为了准备这份报告,李先生写了一篇将近一万字的演讲。在实际演讲中,李先生以“改革开放40年与外国教育史建设”为主题,摘掉手稿将近2个小时,然后用半个小时回答了老师和学生的问题。会后,我和老师、学生在校园里漫步,边走边聊,还拍了照片。非常愉快。高校领导和师生都深受感动:这是每个人的风格!

他的弟子们都记得,无论是在课堂上还是在家里,无论是一个话题的开始,辩护,主题研讨会,还是同一个聚会,从学术到家常,从严肃到幽默的旅程,先生总是与每个人融为一体。吴明海仍然清楚地记得,在阅读博客期间,除了经常在课堂上见到吴先生,吴先生每次来学校出差都会敲13号公寓505室的门找他。那时,李先生71岁,学生公寓里没有电梯。李先生真的一步一步地“爬”到五楼去看她的学生。每次吴先生爬上楼梯来到他家门口,如果一个同学提前看到吴先生,“所有的伙伴都很惊讶和忙碌”,他就会大叫:“吴明海,吴先生来了!”然后“呼隆隆”地聚集在一起,古今中外,聊天,欢笑。吴先生离开后,每个人都会羡慕地说:“吴明海真的很开心!”

第二,研究与学习的统一:王先生教我们如何研究人类教育的历史。

带领学生一起做研究也是王先生非常重视并积极实践的一种教学方法。1990年10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北京师范大学申请外国教育史硕士和何先生博士导师资格。1991年9月,首批博士生张宾先和朱红旗被录取,随后是指导博士生朱旭东、杨孔驰、吴国桢、苏丽珍、陈茹萍、王宝兴、吴明海和朱梅颖。

王先生为博士生开设的课程包括“国外著名教育著作述评”、“教育哲学”和“国外教育现代化专题研究”。其中,1993年1月,为适应国家教委博士研究基金资助的“外国教育现代化历史研究”研究工作的需要,开设了“外国教育现代化专题研究”课程。当时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毕业后任教的张宾贤和朱红旗参加了该项目的研究。当时在读的博士生朱旭东、杨孔奇、吴国桢、陈茹萍和王宝兴都参加了该课程,分别承担了美国、日本、韩国、印度和法国的教育现代化研究任务。这门课每周讨论一次。师生主要讨论英国、法国、德国、美国、俄罗斯、日本、印度和韩国教育现代化的历史进程和发展经验,教育现代化理论,以及各国教育现代化对中国教育现代化的启示。王先生的演讲和她组织的讨论不仅使学生们了解了教育现代化的内涵和发展历史,而且开始更清楚地了解世界教育现代化的共同经验和个别国家的特殊性。更重要的是,根据研究的需要,王先生还详细讨论了历史研究法、案例研究法、比较研究法、因子分析法等研究方法在学生项目研究中的具体应用,为学生今后开始自己的教育科研活动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吴士英先生(左三)和她的学生

王先生曾经说过,苏联作家尼古拉·奥斯特罗夫斯基的长篇小说《钢铁是如何炼成的》对她影响最大。其中,小说主人公帕维尔·科尔查金(pavel korchagin)的一段话成为了王先生的人生座右铭,那就是:“对一个人来说,最珍贵的东西就是生命。生活只对我们一次。一个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顾过去的时候,他不会为浪费时间而后悔,也不会为什么都不做而羞愧——因此,当他快要死了的时候,他可以说:“我的一生和我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了世界上最伟大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王先生用她的言行和对教育的贡献,完美地实现了她的人生格言。王先生教书育人,工作等等。她精神矍铄,永远保持活力。这是因为她自觉地把自己对个人学习、学习和教学的追求与祖国和人民伟大教育事业的发展和进步联系起来。

春风大得足以容纳东西,秋天的水没有灰尘。老师优雅的举止和模范的举止将永远激励我们前进!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教授

文章来源|《中国教师》杂志2019年第10期

照片来源|作者提交

一个负责任的编辑有什么不好?

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主持人:北京师范大学

组织者: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

编者:《中国教师》编辑部

邮政编码:82-113

中国总经销:北京新闻出版局

国内统一序列号:cn 11-4801/z

国际标准issn 1672-2051

◇合作数据库

一分快三平台 北京赛车pk10官网 新疆11选5

南阳师院在第八届全国大学生金相技能大赛中获佳绩